从未如此地盼望过春天。

春天来了,尽管房阴处还有残存的雪。不消时日,就会被东风打扫干净,不见踪迹。

想念故乡,尤其是故乡的春天。

在春天,最先惊醒的是向阳处的一株小草,东风混着冬天撤退的当,那颗草拨掉头上的浮尘,挥手迎接春天到来。消息很快传开,新草们纷纷耐不住沉寂,急切地探出头,虽然看着弱不禁风的样子,但是它们力气却大的很,一下就把冬掀翻,嫩黄的草,从冬的枯槁缝隙里钻出来,土地便有了生机。
阿乐随谈的图片 第1张

春天是一位少女,出场的方式自然会羞涩一些。微风先是吹动她浅色青翠的纱裙,轻轻一抹柳枝就苏醒了。柳枝低头看自己在水里的倒影,便欢快的在风里舞动身姿,河畔的连翘也把阳光收集了,一下子绽放出晴朗的花朵,明晃晃的黄,骄傲地开着。

街上的大姑娘小媳妇儿,对春天非常敏感,像是花一样,五颜六色的衣服妖娆起来。虽然大部分的树依然灰头土脸,看到这些人间的烟火,鼓足了劲,芽孢啪的一声挤出新的嫩叶。玉兰永远是娴静的样子,春风为她低下头,花朵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,昂着头,只对着天空微笑。
阿乐随谈的图片 第2张

燕子从童谣里,穿着花衣,蹦蹦跳跳地出现在人们的眼帘。故乡老屋的椽缝间,有一个大大的燕窝,燕子过了冬就回来了,像走了趟亲戚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像是讲述外面世界里的见闻。它们看不起麻雀,不和他们抢地上的粮食,总是把自己打扮的干干净净的,在天空和地面之间,借着电线或者树枝,安静又从容地看着世间。偶尔飞起来,样子也十分优雅,我总想它们心里一定有一首曲子,或许是钢琴也许是笙箫,它们便是那一个个音符。

阿乐随谈的图片 第3张
桃树知道消息稍微晚一些,但是一开花就是整个世界,无论你在哪里看到她们,你总会觉得春天就是她们的。梨花也开,苹果花也开,虽然苹果花的样子是最好看的,但是依然不如桃花。桃花美但是不艳,她宛如你心仪的女子听到表白时的羞怯,那红晕生情的样子,可以在心里记一辈子。梨花的白使得她显着有些冷傲,而又不及玉兰天生丽质,最美的样子是风里飘落,一片花雨,有些凄美,所以总感觉林黛玉葬花,就是着了这凄美的道。

春天,总是给人希望的,一花一草,一树一枝,不紧不慢地生出最美的样子。
阿乐随谈的图片 第4张

春天也是孩子的,我小时候也是一样,我们整个冬天被老棉裤束缚的步伐,随着暖风释放了。田地里,麦苗绿油油的,灯笼草,猪耳草,苍耳,地黄在松软的土地上,各自占领各自的领地。小孩子自然顾不上这些,眼里只有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,嫩的苍耳叶子是酸的,灯笼草未开花的小灯笼里有黄色的草珠,味道不好,地黄开了花,花是喇叭状的,采下来用嘴一吸,有甜味。最好的是荠菜,一会儿就能挖一大筐。背回去,母亲用开水把摘好荠菜烫了,凉拌加蒜末酱油醋,清爽可口。剁点肉馅和荠菜一起包成饺子,能吃的肚皮滚圆,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那种美味。
阿乐随谈的图片 第5张

等到杨树的叶子遮住树枝,看不见枝杈间的阳光透过来,春天就成了春天该有的样子。而那份由春天带来的新生的力量,足以在接下来的时光里鼓舞着这个世界。听山河把春风酿成千言万语,吹过旧人故里,且看世间繁华。

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阿乐博客 » 故乡的春天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