漳县三岔镇:藏起来的风景藏不住的怀念

漳县三岔镇:藏起来的风景藏不住的怀念

阿乐随谈的图片 第1张
漳县回来已经有段日子了。关于漳县的印象却时时脑海萦绕。去的那天天气晴好。太阳照耀的乡村干净且整洁,置身期间舒服且安逸。漳县是一个交通不具备优势的地方,也许正因为不够便捷,这里有着其他地方没有的静好。温柔阳光下,树是温柔的,风也是温柔的,几声牛叫能打破山村的静谧。山峦上,向阳的地方土地很柔软,那是雪水滋润过的,远处的山上依然有很多雪,也许这些雪落在漳县的土地上,要到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才能化。因为时间久长,漳县的雪应该能讲出很多关于冬天的故事。

呼唤远方的旅人

三岔镇的书记赵志刚是我认识的漳县朋友中,最熟悉的一个,也是最佩服的一个。应该是使命责任的原因,一个脏乱差的乡镇,三两年巨变成了文旅最突出的乡镇。漳县的雪应该和三岔镇有个约定,行走一段山路,都有不同呈现。有的隐隐约约,有的大雪覆盖,如同雪村。三岔镇神农谷的雪很安静的在阳光下,炫目刺眼,和临近的高速隧道有着强烈的对比,似乎在深情诉说着什么,也许是在呼唤远方的旅人吧。

阿乐随谈的图片 第2张

渲染春天的气息

阳光、白雪、纷舞的彩旗,总让人怀想起很多故事。漳县应该是盛产雪的,一直想象大雪漫舞的漳县,风雪夜归,敲开柴门,一盆炉火,映红亲人团聚的欢笑,那该是怎么样的一种意境?春风十里不及这里遇见你,是为三岔留下的诗篇吧?“这里”驿站在恰是乡愁的地方出现,静雅的守候,简约而意境幽深,灯光下,几排屋舍发出橘黄色的光,能触动童年的慰藉,也许这里的菜肴有妈妈的味道。许多枯枝被艺术的打理成了画,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,突然想很安静的走遍“这里”驿站的所有角落,好惊扰起几个关于少年的怀想。小木桥下面的水已经结冰了,无法触摸,记忆中的冰凉应该都沉淀这里了,现在仅剩的,独独是美好。远处有歌声传来,这一夜的酒醉能欢欣想起所有开心往事。这样的夜晚能唤起食欲,能想起那个梦中的人。漳县是很内敛的,冬天的九居谷是最中国的水墨画,置身其间,我总会有种突然大笔挥洒的冲动,但写意的山水似乎很难表达出九居谷的味道,冥冥之中,九居谷似乎特别婉约,如同江南,静穆月光下,有个纤弱的女子幽幽走来,带着些许的相思。兰园应该是领略了这份思念,一排排如同列队的舞女,款款散发幽香,似乎诉说心事,这些心事能长成艳丽故事,这些故事发酵后,就成了盛开的兰花,颜色各自不同,形态各自靓丽。相比较九居谷的静谧,兰园要俏皮很多,园主老韩是个很有情趣的人,喜拉二胡,音乐响起来,让冬天的色彩能渲染出春天的气息。

 

展示神秘面纱

离开漳县好几天了,心情一直没有平静下来,突然牵挂起了漳县的雪,雪地上应该留下一串脚印,告诉自己曾经来过,在来年的春天,认真寻觅走过的痕迹。漳县是欢迎客常来的,下次再去漳县,我一定要好好写写漳县,文字中肯定会有一个叫赵志刚的男人,或者一群叫赵志刚的男人。文字要掀起“这里”驿站、兰园、九居谷、神龙谷等藏在闺中的神秘面纱,展示给世人。

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阿乐博客 » 漳县三岔镇:藏起来的风景藏不住的怀念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