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皮的驴肉和种树的诗人

阿乐随谈的图片

诗人长河在小院种下石榴树没几天,就赶上了诗人海子的纪念日。
他在三月末的天空下刨土,光着膀子,披散着头发。
他干活的场景,不免会叫人想起激流岛上的顾城。
养鸡种菜,建自己的理想国。

诗人就是这个样子,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。
前些天,他还说要把小院叫做‘诗宿’,转眼又因为朋友给他送来的几盆蔷薇,他就又要把院子叫做‘蓝雨山房’。
情绪,说来就来。

按小宇的说法,他是业内人,说哪家的饭菜好那指定是好。就说这家卖驴肉的,你是不知道,驴肉上还能看到驴皮,那是多牛的事。别人家的驴肉哪会有驴皮,驴皮早被割下来熬阿胶去了。
想想也是,驴身上值得赞叹的东西多。
比如,那个。

前些天就听小宇说白水那边有家卖驴肉的店特别好,晚上不忙,就和媳妇两个人溜达着去了。
店里前厅忙着的是一个中年男子,后边厨房忙着的应该是他媳妇。
他跑进跑出,摊饼、切肉。

别说,吃那甩饼的时候,真能看到驴肉上面的驴皮,好神奇。

再过一半个月,诗人长河的小院大概就该弄得差不多了。
像我们聊的那样,他做了鸡,我们真的就可以隔三差五去饱一口腹之欲了。

那时候,他的蓝色阴雨也应该长的像个样子。
爬上篱笆,开出诗人的气质。

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阿乐博客 » 带皮的驴肉和种树的诗人

发表评论